從非洲延伸到醫療檢討

在2013年8月17日,西醫工會一行30多名會員及其家人乘坐肯亞航空公司的航班飛往肯亞。預計飛行時間為13個小時,途經杜拜中轉站逗留了1個小時。雖然飛機上提供的膳食沒有預期中的好,但至少我們在最後抵達奈羅比之前都能睡了一頓好覺。

我們在清晨約7時抵達肯亞機場,盡映入眼簾的是肯亞機場火災後的主部大樓及一些供旅客抵達及離境的大型臨時帳篷。輪候完成出入境手續,需時接近2個小時,即使出入境關員並沒有問及打黃熱病針的證明,我們之中大多數都著於安全措施,在早前已接種了疫苗。

乘小巴往瑪沙瑪拉崎嶇的旅程需時6個小時。感謝太太從香港攜帶的靠墊,我的後背才沒有太受苦。

整整6天緊湊而刺激的肯亞旅程中 ─ 兩天在瑪沙瑪拉, 一天在納瓦莎湖,一天在塞雷娜山旅店(一間樹屋酒店),一天在肯亞山狩獵俱樂部,最後一天則返回奈羅比市內觀光。在晚間欣賞動物在湖泊的飲食習慣,樹屋酒店是最佳的位置。否則,其挑戰性遠遠不及留在瑪沙瑪拉。

雖然我們能夠目睹角馬跨越一條狹窄的路,從一片草原遷徙到另一片草原,不過我們就未有看見傳說中更為壯觀的跨越河流遷徙。據聞另一組從香港來的旅行團看到角馬跨越河流的遷徙,如果我們放棄投宿樹屋酒店,在瑪沙瑪拉多留一晚,我們可能就有幸見到了。

我們帶的三腳相機架被證明了在捕捉美麗的圖片上是非常有用的。由此所見,在汲取這些經驗後,作為有經驗的旅遊者和專家,如果我們再重新安排下一次旅程,我們就會知道怎樣安排的旅程是最好的。在將來,我們可以給那些計劃去肯亞的同事一些更好的意見。(有關今次旅遊的照片,請參閱本刊第13-17頁)

在逗留肯亞的期間,我留意到新聞報導關於政府成立了醫院管理局檢討督導委員會以檢討醫管局的營運,主席由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醫生出任。我也留意到有一個由數個醫生組織發表的聯合聲明,包括公共醫療醫生協會及公共外科醫生聯盟,表達不滿未有其組織代表於委員會內。

事實上,他們沒有代表在私營醫療機構規管檢討督導委員會,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就事實而論,當前線醫生肩負起所有困難和責任照顧在公營系統中的病人,我找不到任何原因為甚麼他們沒有給予發表意見的機會。我相信只有那些有前線親身經驗的同事才可與其他由病人組織的代表一同塑造醫管局更好的將來。

就像我剛提及回顧首次去肯亞的經驗,類似的情況就如在前線工作的同事應該比那些高高在象牙塔上的人士佔有一個更好的位置,更有智慧地去檢討醫管局來服務一個更好的香港。

就如最近將來醫委會檢討,我們需要廣泛些的代表。提到香港醫委會,我想跟大家分享將會在醫委會發生,而又有機會影響我們的一些事情。

強制性持續醫學進修

一些牙醫同事向我提及香港牙醫管理委員會遁著政府的意願,正在找尋方法希望明年推行強制性持續進修計劃,以向我們,執業醫生作一個榜樣。這件事我在上月的會長通訊中也提及過。

監管醫療保健集團

就立法會的建議,在私營醫療機構規管檢討督導委員會隸屬的私營醫院監管條例工作小組會研究監管醫療保健集團的條例。從政府提供的資料,有建議只要在每一個醫療保健集團設立一名醫療董事以負責所有集團醫療事務。根據建議,透過設立一名醫療董事的制度,香港醫委會遁著單一甚至多個方向監管醫療保健集團。不過,根據我們既定的立場,我們覺得這樣的措施是不足夠的,西醫工會要求更嚴厲的條例來保障病人的權益。

註冊物理治療師專業守則議題

西醫工會就以上議題已去信(請參閱本會訊第10頁)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醫生以支持香港醫學會的立場,信中我們對那些輔助醫療業工作者的監管和他們崗位承擔的危險性表達沈重的關注。食物及衞生局的回覆(請參閱本會訊第10頁)提及我們的信已被轉寄到輔助醫療業管理局及物理治療師管理委員會作日後研究和檢討之用。相近的情況也發生在醫學美容上,作為醫生,我們應該擔當領導者來帶領我們香港市民的醫療服務,以保護病人們的健康。我們在醫療保健的領域不應該被削減,否則,病人們的健康將會大大被危及。

楊超發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