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要些甚麼規條呢?

在2013年5月9日下午3時至6時,我出席了在政府總部舉行的私營醫療機構規管檢討督導委員會轄下規管私家醫院工作小組第二次會議。我們主要討論如何將現存的私家醫院運作守則納入將來規管私家醫院的法例裏,以確保一切都恰當而在相關轉動之後市民健康會更加受到保障。

當我們正在討論私家醫院和他們的醫療工作人員資歷認可事項之際,突然,有一位香港大學的代表提出了醫生應該每兩年再考試一次,他甚至引用了其他須要考試的地方,包括英國。我希望有其他醫療成員反應,但竟然沒有回響。在散會之前,我要求特別記載我強烈反對醫生要再考試的想法。

我反對再考試有以下原因。首先,香港的醫療系統是獨一無二的。像英國的國民醫療服務系統沒有存活在香港。其次,我們的醫生甚至沒有強制性的延續醫學進修,都能達到世界級最好的醫療健康指標。香港市民還想對我們醫生有甚麼要求呢會議主席最終都被說服不進一步在工作小組討論這個話題。

正如我在工作小組的第一次會議中說過,私家醫院的監管應該是與那些適用於公立醫院的看齊。不過,我還向與會成員提出了一個問題,就是為什麼在2011年間,香港私家醫院聯會提出了一項政策,規定任何擁有轉介病人入私家醫院權利的醫生必須購買無賠償上限的專業保障保險。事實上,沒有任何一所受規管的保險代理而又不是有限公司,又可提供無賠償上限的專業保障保險或計劃。這件事最後終於載入了第一次會議的修訂紀錄中。不知是好事與否,當時在兩次會議中香港私家醫院聯會的代表對此事都沒有作任何反應。

眾所皆知,在2013年5月20日下午4:30至6:15舉行的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會議中有一項議程,是規管醫療中介服務。我代表香港西醫工會出席是次會議及提出了我們的意見,大力支持監管保健組織。我一開始發言就表明香港西醫工會已經超過20年之久要求政府規管保健組織。但徒勞無功。儘管立法會議員、病人組織、保險公司、甚至整個社會都大力支持,但是前政府都對我們充耳不聞,甚至忽略了那些受醫療合約束縛的病人接受醫療保健組織安排的不合水準治療。

正如政府指出,有大量的員工和他們的家庭成員都是由合約醫療服務的保健組織所覆蓋,總數達八十萬之多。隨著數量越來越大,越來越多的人將受到這樣的系統影響,政府應該要及時干預,以免太遲。

保險業聯會的代表證實,保健組織除了作為醫療保險業務的代理人或中間人外,實際上他們也直接跟公司和客戶接洽。換句話說,保健組織正在進行醫療保險業務,實際上成為他們的競爭對手。基於這個原因,所以保險行業都支持規管保健組織。

這一類由保健組織經營的不受監管醫療保險形式,也有其他醫療團體的代表認同。他甚至指出,保健組織應該加以規範,以確保合約醫療客戶的服務水準不會被破壞。然而,難道他忘記了自己所代表的醫療團體仍然在幫助一個不受管制的有限公司為大多數的香港醫生提供專業責任賠償保險呢?你是否同意這是雙重標準呢?

無論如何,本會在會議中提議了以下一個嶄新而具有法律約束權力的調控保健組織制度。

一. 我們提議一個新的醫療合作執照制度,經香港醫務委員會審查申請公司與醫生的合作條款而發行,而執照是要按年更新。香港醫務委員會是最能確保恰當醫療水準的權威;

二. 應由醫生擁有相等於或超過九成保健組織全部已發行股份;

三. 任命合資格的註冊醫生為保健組織的醫務董事而他亦要為公司的所有業務負責。

我們深信只有通過立法以上對保健組織的要求及設立登記發牌機制,才可保障公眾健康。

最後有一項臨時動議,在會議期間獲立法會議員提出及通過。該動議是本會(立法會)促請政府立即研究立例規管醫療中介機構以保障病人的醫療權益。政府代表承諾擴大規管私家醫院工作小組的職權範圍,來研究這一個問題。

經過了20多年之後,新政府終於有一些具體的行動。然而,為了確保我們醫生及病人的權利可以在這個保健組織問題上受到保障之前,仍會有很長的路要走。請各位會員繼續支持本會的行動。

楊超發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