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悲痛的三月

在2013年3月18日(星期一)的一則報紙報導引述..... 一名29歲男子被落案起訴控以弒父殺母,案件是由於疑兇的哥哥向警方報案指其父母失蹤之後而被揭發的.....被砍下的父母頭顱被發現藏於大角咀的一個單位內.....。

據稱疑兇在數星期前因為購買股票及認股權證致債台高築,曾經考慮自殺,但跟朋友商量之後,就改變了主意。

大約在同一時間又有另一件兇殺案報導如下: .....疑兇形容自己是一個 孤星劍客 - 香港漫畫中華英雄系列角色之一,描寫一個孤兒劍客.....。 疑兇自稱最近與他的女朋友分了手。根據報導,疑兇與他的朋友在大約晨早3時被疑兇的母親責罵,因為電腦遊戲機聲浪太大,繼而雙方發生爭執,期間,疑兇涉嫌刺傷他的母親,而他的朋友襲擊他的父親,鄰居聽到慘叫聲,向警方報案。

父親在屯門醫院被証實死亡,而母親情況仍然嚴重,脖子和手臂都受了傷。

上述的新聞實在令每個香港人都震驚。同類的憤怒兒子弒殺父母事件一再發生,在香港歷史上,真的創造了一個紀錄。這是否對社會甚至整個世界響起了警號,意味著在我們下一代的內心深處有些東西出了問題呢?又還是現時一面倒貧富懸殊的大經濟差距,渴望獲取金錢的慾望和破碎的家庭關係構成悲劇的因素?如果是的話,我們在現時環境又可以做些甚麼拯救這樣的動物或甚至連動物都不如的人類行為呢?

醫生受教導要照顧我們的病人。現時病人團體提倡以病人作為醫療體系中心,我們是否也應回應在日常執業時宣揚以家庭護理作為中心呢?作為醫生,治病救人是我們的突顯責任而我們也應該嘗試用任何方式,去達到目的。作為基層衞生醫療工作者,我相信你能夠幫助矯正這種行為。只要多花幾分鐘的時間,去了解更多有關病人的疑慮,凡觀察到病人有自殺或謀殺這樣傾向的早期徵兆之後,採取相應的行動去防止。

另一個悲痛故事是政府採取了嚴防措施,控制輸出適用於3歲以下的奶粉越過邊境北上。根據政府聲明,這是必要的,以便挽救我們的香港嬰兒。

在一個與藥劑師的場合,有人告訴我,其實這樣的奶粉偷運和隨後的奶粉短缺情況,全部都是奶粉公司預期的結果。所有奶粉公司都在施展渾身解數,以提高奶粉價格,帶來一年又一年的利潤。根據策略,正當所有人都渴求奶類產品之時,價格作上調就順理成章,亦不會引起任何回響。好一個聰明的策略!

如果一個人能坐下來想想,就不應該太驚訝了。奶粉公司在任何情況,包括現時的情況,都是贏家。大多數企業認可的正常經營銷售技倆是:不要在短暫的時間內讓銷量大幅激增。換句話說,奶粉公司不會回應政府的緊急呼籲大量進口奶粉去埋沒自己的將來。如果沒有這樣的經營銷售策略,我會想像到奶粉將會能夠源源不絕的供給到香港及其他地區的母親。這樣的結果將會令到大家高興接受從北方來的重大收益,與及政府就不會有如此激烈倉卒的措施。我是對嗎?我希望自己是錯的。

再一個悲痛故事是關於水痘疫苗。有報導自去年年底以來疫苗已是短缺。相等於上述奶類產品,凡是香港的品牌產品都是北方所渴求的,每一個產品若被認為是對嬰兒有益的,肯定將會是父母甚至商人的目標。引致香港水痘疫苗供應短缺,甚至斷貨是由於最近世界認可水痘疫苗接種將由1次注射改為2次注射,亦由於最近政府批准了一個新的措施就是由明年初起兒童免疫接種計劃將會加入水痘疫苗。另外有人告訴我另一個因素,就是水痘疫苗被走私北上!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如果這是真的,我認為,製藥公司應承擔最終責任。我希望,那些藥業公司不要只以金錢至上,而應該把香港的孩子們放在他們的第一優先服務位置。

最後一個悲痛故事,可幸不是太悲痛的。據我了解,有一間合約形式醫療公司,名為栢健醫療有限公司(栢 健)已超過一年未支付工資給他們的網絡醫生,更糟糕的是,通過電話甚至熱線都無法聯絡該公司。這事件引起我們的醫生權益委員會的警覺,就是跟13年前亞洲醫療網絡的事件一樣。我們立刻收集有關栢健網絡醫生的資料,並要求栢健解釋,但仍徒勞無功。我們隨後向媒體舉報,在一兩天內,栢健宣佈他們的辦公室將關閉,及將會向醫生支付全部工資。直至目前為止,所有的醫生都收到通知其工資將會被支付到各自的銀行賬戶中。讓我們期望所聲稱的付款可以兌現,並希望這個故事有一個圓滿的結局。

我真的希望不要經常寫悲痛故事。祝你們一切順利!

楊超發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