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空間

2013距沙士後已十年

於10年前的2003年2月,第一宗的沙士個案在廣華醫院發現。之後不久,我向香港商業電台舉報另一宗有關我們私家同業兼會員的沙士個案。而沙士也就是從那時開始失控地在香港社區擴散。那地區性病患禍害歷時6個月之久,在那期間,有大量病患者死亡人數,包括我們敬愛的醫療界同業。在這一刻,我希望大家都會在心中惦念著他們和對他們拯救人類生命的行為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與高永文醫生合作

在沙士期間,我曾與高永文醫生緊密合作。最難忘就是與高醫生合作建立報告網絡和機制,將有關沙士的最新發展和防預計劃傳播出去。當時,拯救患者的同業那份勇氣和忠誠,在社會上得到了很高的尊重。不幸地有一位會員,劉醫生,因感染到沙士而死亡。我們對他的妻子和家人致萬分哀悼。

DR事件中的新合作

在2012年發生的DR事件,造成四名婦女中有一人死亡悲劇。這一次,不是天災,而是人為錯誤。政府已成立督導委員會,去研究私營醫療機構事宜,包括這件事件。督導委員會轄下的第一個工作小組於2012年12月10日舉行了第一次會議。主席是衞生署長。本人自薦成為此工作小組的成員。

於新聞發佈第一個工作小組的成員包括:

1. 督導委員會成員;

2. 醫學專科代表 – 皮膚科醫生、整形外科醫生及眼科醫生;

3. 美容行業代表;

4. 消費者委員會代表;

5. 行政代表;

6. 另外一位由香港西醫工會提名的從事美容醫學的全科執業醫生。

成員總數大約是20人。

第一個工作小組的職權範圍如下:-

1.區分目前在市場上的醫療程序和普通美容服務;

2.制定指引,以監管所有應當由註冊醫生主理的程序。

所討論的主要項目是要達致同意那些出現在本地美容中心的整容程序是會

(一) 可能被納入醫療範圍內及

(二) 可能會帶來安全問題。

第一個工作小組的任務,將集中批審各種邊緣化或灰色空間的醫療和美容程序。傳統的整容手術,明顯外科手術將不會包括在審查過程。此外,審查的重點是在安全方面,而不是非醫療方面的美容療效。

討論需要考慮有潛在風險的程序,以及其他司法監管的美容醫療程序。醫學界一致同意以下原則:

1. 所有的程序,包括穿刺皮膚注射、滲透、植入物,或錨定到體內的任何物質或物品,或取出或清除血液/體液/組織應被視為醫療程序;

2. 所有的程序,凡涉及人體孔道的滲透提供物質進入或移除身體內的物質應被視為醫療程序;

3. 所有程序凡涉及外部應用能量,而能夠引起嚴重或不可磨滅的損傷應被視為醫療程序;

4. 所有程序凡涉及機械/化學剝離皮膚表皮的水平以下應被視為醫療程序。

此外,所有醫生應該是訓練有素的,及執行程序時採取感染控制措施。

然而,美容行業的成員有不同意見。他們不滿意第一個工作小組成員裏大多數是醫生,及不高興在督導委員會裏沒有他們的代表,認為會危及他們的生計。他們認為沿用至今的如彩光、激光治療等不應被視為是醫療程序,應該保持現狀讓他們繼續操作。結腸沖洗、高壓氧等自然程序應繼續作為美容和保健程序。

當然,醫學界的成員不同意美容行業的建議。我們相信,這些建議可能造成對人體的傷害,和簡單來說是醫療程序。

因此,雙方擦出很大的爭議。最後都是對上述爭議沒有很大的進展和協議。工作小組主席說不應該涉及任何投票去取決,而她只會將在第一個工作小組會議中所提及的報告給督導委員會作最終決策。

在討論的過程中,政府代表提出那些很少涉及傷害人體的傳統程序,如穿耳洞,紋身即使在其他司法管轄區是不允許的,也應該被允許由美容行業操作。我不同意,因為這做法會開放了其他程序,如激光療法,自稱在美容行業多年到目前為止都未有做成傷害或輕微損害,而要求豁免。

我暫時談到這裏,讓我們來看看新的一年會是如何。讓我們來看看工作小組/督導委員會怎樣去澄清這灰色空間!

祝大家新年快樂!

楊超發醫生